图书馆主页 | 图管会主页
上海财经大学主页

创刊号 (总第1期)
2006年12月28日
上海财经大学图书馆主办
6
    在常识与知识间徘徊 返回头版目录  
   
   
 
讲座人
刘 新
上海财经大学人文学院人文素质与艺术教育中心主任
时间:2006年11月14日 
地点:证券期货大楼一楼阶梯教室
 
 
 
 
 
 
 
 
 
 
       
 
1 缺乏知识是所有人的困境,缺乏常识是个体的困境。  
  乏知识的状况可谓是比比皆是,乃一切人的困境,"知道的越多,不知道的也越多",这句话生动反映了这种状况。当前人类活动范围的拓展,客观上也遭遇更大的未知,比如Aids、Sars、空间探索、生物基因研究、智能研究,这种状况一般上并不引起我们太大的奇怪。
但缺乏常识就不同了,一般人人皆有的看法你却不知道,这可就成了个人的困境。尤其引人注意的是,此种状态于读书人、知识分子之中尤为突出,且似乎与学历、学位及博学程度成正比。
 
     
2 违背常识的错误之可笑并不在于常识的正确性,而在于理性之狂妄到了无知可笑的地步。狂人们在挑战常识时缺乏应有的谨慎和小心,这是一种知识的傲慢。  
  识的获得不需经过学校培养与正规教育,一个人只要保持正常的社会交往与活动,就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得"狡猾",曹雪芹在《红楼梦》中一语道破常识的玄机--"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相比而言,晋惠帝的那句"为何不食肉糜"也把他钉在了缺乏常识的耻辱柱上,孔夫子"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则体现了老人家的大智慧--对于知识限度的知识,是为极品知识。
一般老人都睿智,古代社会也推崇老者,其原因就在于常识是"活"出来的,大凡做成"人精"的人,大抵是常识极好的,这也是中国人的一大"长处"。但知识却不是自动的,人不会随年龄的推移而变得更加博学,所谓"有智不在年高"。民间有"傻得像博士"、"大学像疯人院"之类的俚语,这并不是讲他们比工人、农民缺乏知识,那为什么他们对事情的判断会出现如此之大的偏差呢?我们可以肯定地说,第一不是智力问题,第二不是学历问题,症结在于对常识的态度上。违背常识的错误之可笑并不在于常识的正确性,而在于理性之狂妄到了无知可笑的地步。狂人们在挑战常识时缺乏应有的谨慎和小心,这是一种知识的傲慢。
 
     
3 对常识特征的描述性看法。  
  义常识从来都是哲学家间产生鸿沟的原因,对此可一直追溯到古希腊时期,亚里士多德与柏拉图就对此有截然不同的看法。在哲学史上,为常识定义既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差事,常常又使许多人身败名裂。柏拉图-唯理论-黑格尔-马克思,与亚里士多德-经验论-洛克/休谟-波普,正是唯理发展到独断与经验发展到怀疑这样两条人类思想的路线,他们的争论,恰恰反映出知识与常识的复杂关系。鉴于下定义本身所具有的极大风险性,为避免走入违反常识的死胡同,这里仅以大多数人的看法对常识的特征作描述性列举:
第一,常识是大家的看法,并被假设为人人都知道的。
第二,常识是不纯粹的知识,混杂了很多无知与偏见。
第三,常识一般来源于生活和实践经验,它最不可能是观念的产物。
第四,有了常识不一定能更好,但不具备常识一定麻烦多多--因为常识某种程度就是一种生存技巧。
第五,常识不讲逻辑,往往自相矛盾,因此不能用一个常识去pk另一个常识,常识不能较真。
第六,常识是拿来用的,不是拿来想的。
第七,常识可以是知识的原材料,但不是知识。
第八,过于丰富的常识会使人狡猾而懒惰,如前所述的"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
 
     
4 理性的傲慢+道德的狂热,距离闯祸就不远了。  
  识分子常常因缺乏常识而闹笑话,人类社会一般都善意地将此看成有益的缺陷,通常也都宽容待之。八十年代的流行语"傻得像博士,穷得像教授"这类戏谑的背后其实也含有大半的褒奖意蕴于其中,然而知识分子倚傻卖傻进而自作聪明,甚至达到目空一切的地步,那就是严重的问题了。更为要紧的是,当知识分子身上表现出来的这种傲慢成为他们的学风与学理时,问题就严重得多了。(这不是什么傲骨还是傲气的问题,这是知识本身的基本问题)
如果说亚里士多德与柏拉图在古希腊时代的争论还可以被视为一场人类智慧比拼的盛宴的话,到了18、19世纪则由于知识分子对实际社会经济政治生活层面的巨大影响而使得唯理论与经验论的争执为社会发展路径的不同选择提供了直接的诱因。很多人相信世界上有一样东西叫做真理甚至是绝对真理,一旦把握了它,就打开了理解和预测万事万物的大门的钥匙。从此,唯理论披上了科学与唯物主义的双重外衣--让事实、实验来检验成为他们对世界认识的独断论的绝好帮凶,从而变得比唯心主义状态下的唯理论具有大的迷惑性。
 
     
5 几点看法和建议  
  一,必须批判独断论,并且切实落实思想与学术自由。只有在一个多元主义环境下,唯理论与经验论的交锋才能够对人类的发展具有意义,而一旦笼罩在一元论、独断论的绝对真理阴影下,则危害最大。
第二,加重经验科学与实证学科的比重有助于平衡大学与学术机构的唯理论倾向。大学、学术机构天然地有象牙塔的倾向,天生地有唯理论的癖好,必须进行有益的制衡。
第三,把理性抬多高对理性的怀疑就要有多深;故纸堆钻多深就要贴近现实生活多少。这不一定是一个人的事情,却必须是一门学科、一个学术单位的策略。
第四,把学生变成常识的探索者与知识的接受者是教育的失败。
今天学生的尴尬处境在于:年纪轻、阅历少、社会接触少,这导致缺少经验和常识;而正因为是学生,所以知识也还没有积累很多。知识和常识都处在起步阶段。教育的不足则在于:不重视常识,常常缺乏常识并鼓励忽视常识;对知识的追求则又急功近利,并根本不懂知识的本质,热衷于传授"正确"的知识,并要求学生作为单向度的接受者。事实上,常识需要的是接受者,而知识缺少的是探索者,学生在常识上成为探索者,在知识上又成了接受者,这种本末倒置的现象亟需颠倒过来。
 
      
     
 
节选自《刘新老师上财讲座十二点》
整理人:曹东勃〔经济哲学05级硕士研究生〕
 
 
 
 
  上财讲坛
 
    财大讲座| 在常识与知识之间徘徊 刘新〔人文学院〕
    财大讲座| 我在财大听讲座 曹东勃〔经济哲学05级硕士研究生〕>>
    文献方法| 如何有效进行文献检索 杜宁华〔经济学院〕>>
    书剑天涯| 我在得克萨斯大学的日子 谭继军〔经济学院〕>>
     
 

祝贺上海财经大学图书馆
学生管理委员会成立

 

 

 

祝贺上海财经大学图书馆
学生管理委员会成立

 

 





上财讲坛·
财大
讲座









上财讲坛·
财大
讲座




2006-2007 © 上海财经大学图书馆 4readers@gmail.com 021-65904306